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修真小说网
修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天道继承者 > 第116章 番外篇宜姿与萧用(转世缘)

宋玉笙艰难地动了动眼皮掀开一条缝来,她的手心还紧攥着刚刚抢到手的天灵果,也不能说是抢,毕竟这东西本来就是她先拿到手,只不过半路上被那几个家伙夺取罢了。

这天灵果其实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天灵地宝,它最大的功效也不过是美容养颜而已,为了一个美容养颜的果子弄成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还真是难为她自己了!

脑袋越来越昏沉,宋玉笙心下升起一股恐慌,这地方不算隐蔽,她不会晕过去后就被山中的妖兽吃了吧!这想法刚刚冒出来,不过转瞬便失去了知觉。

知了的声音此起彼伏,这修真界的知了果真是有些不同的,叫起来竟是有气吞山河的气势,谢沉摸了摸剑柄,坐在树上挥剑将旁边的一只知了给打落了下去。这是他第一次来鬼冥山,前些日子他去凡间界历练了一趟,回来之后途经此处就想着来看看。

鬼冥山的风景也就那样吧,修真界的地方大多挺漂亮的,这地方也就不怎么显眼了。摸着剑鞘上的纹路,脑子里不由地想起当年在天衍宗见过的那位前辈,这把剑他用起来顺手极了,想来还真是有缘了。在树上坐的有些久了,谢沉从树上跳了下去在山林之间穿行着,岁月无聊,闲来发慌,随便逛逛又有何妨。

宋玉笙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个山洞里,挣扎着动了动身体,她已经好很多了,至少现在已经有些力气了,她的伤口已经不知道被谁包扎好了,宋玉笙撑起身子靠在石壁上,目光从腿上的包着的白布条往上游移,最终低头默默地看着靠近腋下绕着左肩缠好的布条,这……想来是哪个女子瞧见了帮她包扎好了,说起来她在宗门里可不怎么受欢迎,不过她也不在意,‘毕竟自己太漂亮了嘛!也能理解。’每当真有些孤单寂寞的时候,她常常这样安慰自己。

宋玉笙徐徐吐出一口气来,也不知救她的人给她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她感觉自己都已经好了一大半了。

这山洞壁是由荧光石构成的,整个空间都笼罩在青幽幽的光芒之中。荧光石被他们称之为石头界的萤火虫,也是极为难见少有的,宋玉笙歪了歪脑袋,她运气还真是不错。

正当宋玉笙在到处找天灵果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不急不缓的脚步声,宋玉笙眯了眯眼,这种行走的速度,想来应该是个性子文静的姑娘。

一直盯着洞口方向的宋玉笙看到出现在眼前的人的时候,双目不自觉地睁大,哆哆嗦嗦地抬起手来:“你……你……我……”低头看了看包扎的伤口,又看了看站在一边静静地盯着她的人……难不成是个女扮男装的?

“醒了……”

宋玉笙听见这声音,只觉得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声音太好听了,右手捂了捂脸,她好像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见宋玉笙没有回话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谢沉抬脚走到宋玉笙对面靠着那面石壁坐下,右膝微曲,将剑放在腿上。谢沉本来是个沉默寡言的性子,但是对方看起来实在是面善的紧,思来想去还是开口问道:“姑娘,我们可曾见过?”

宋玉笙总算是回过了神来,打量了谢沉许久,摇了摇头:“应该没见过吧。”她也觉得对方有点眼熟,但是还真没什么印象。谢沉闻言也不再说话,径自闭目养神。

对方不再说话,宋玉笙又开始到处找她的天灵果,那可是她废了半条命弄回来的,不吃了总觉得心口憋着一股郁气。

“那个,道友,你可曾见过我的天灵果?”

谢沉睁开眼,点点头:“见过。”

“那……在哪儿呢?”宋玉笙转着眼珠子四处瞄。

谢沉缓缓开口:“喂狗了……”

“喂……狗!”宋玉笙拧着眉,听见这话,心中简直是百味陈杂,兀自在一边捂脸惨叫。她的半条命啊!

谢沉有些尴尬,对于他来说那什么天灵果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他救她的时候,见那东西落在一旁,恰巧他刚刚把萝卜放出来,萝卜一见着那天灵果就扑了上去,他没来得及阻止,也压根儿没想着阻止。

默默地从储物器之中将萝卜拎了出来,萝卜是他在凡间界养的一条小白狗,长得憨萌憨萌的。

“去……,去道歉。”谢沉拍了拍萝卜的屁股,示意它过去。萝卜似乎也能听得懂他在说什么,屁颠儿屁颠儿地就张着嘴伸着舌头往宋玉笙那儿去。

许多女孩子对萌萌的生物都带着一种天然的无法抗拒,宋玉笙见着在她身边拱来拱去的小狗,早就把她那半条命给忘了。

抱着萝卜的宋玉笙对谢沉的救命之恩诚恳地道了谢,问了姓名得知对方与她同时地盟宗,而且还是宗门里颇为有名的谢沉时,宋玉笙还是很震惊的,据说这人行踪不定喜欢自己到处跑,没曾想被她给碰上了,果然……宋玉笙咂咂嘴,她的运气是真的不错,不过……谢沉回了修真界……她可是真的要惨了!

两个人都不是话多的,谢沉闭目养神,宋玉笙怀中心事逗着逗着萝卜渐渐地睡了过去。

宋玉笙已经很多年没有做过梦了,她是十年前被宗门修士选中来的修真界,她也有十年没有做过梦了。

这个梦一直伴随着她,很简单的一个梦,只有一个场景。宋玉笙走到长势最好的那棵霜花树下,抬头看了一眼相拥坐在上面的一男一女,而后随意地坐在树下。

散漫地靠坐着的宋玉笙转了转脑袋,映入眼帘的竟是谢沉那一脸深沉的模样。

宋玉笙看到谢沉很惊讶。她现在是在做梦,这是她的梦,这是她曾经做过许多许多次的梦,这个梦里还是头一次出现其他的人。

快步走过去拍了拍谢沉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谢师兄啊,咱们真是有缘啊,你可是除了他们俩外第一个出现在我梦里的人呢!”

谢沉瞥了宋玉笙一眼,收回视线默默地看着坐在树上的两人,坐在树枝上靠里面一点的女子,容貌少有,让人一见便印象深刻。

“宜姿前辈。”谢沉轻声开口,女子似乎是听见了谢沉的声音,那含笑的双眸望着他点了点头。

宋玉笙咦了一声:“呀,谢师兄,你认识他们吗?”话说,这么久以来树上的那两位从来都把她当空气的。

谢沉看着手中的长剑:“嗯。”

谢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坐在地上一言不发,静静地看着那把剑,宋玉笙有些气闷地站在一边,听着霜花落在地上的轻响。

等了许久,宋玉笙都不耐烦了,她以前做梦最多也就两刻钟的样子,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估摸着都已经过了两个时辰了还没有醒过来。虽然今天的梦里多了一个人,可是这个人一句话也不说,其实和她一个人的时候也没什么区别,宋玉笙不大得劲儿地瞅着谢沉,她蹲下身子学着谢沉的模样安静地盯着那把剑。

“师兄,这剑有那么好看吗?”宋玉笙弯着唇角笑意盈盈,宗门里的那些师兄挺喜欢找她说话的,她觉得自己长得挺好的,不然宗门里的那群女修士也不至于每天都对着她挖苦嘲讽,现在是连一把剑都比不上了吗?

谢沉还是不说话,宋玉笙瞧着他的模样,越想越不大对劲儿,这可是她的梦哎!

男子安静沉稳,清隽泠和,皮肤白皙的很,水嫩嫩的样子,宋玉笙转着眼珠子颤巍巍地伸出手戳了戳谢沉的脸:“果然,手感和想象之中的一样好!”

谢沉睁大了眼不明所以地看着宋玉笙:“你……”

“啊,谢师兄,其实是这样子的,你去了凡间界那么久,这修真界很多事你都不知道,你看看我,我这张脸吧,其实挺招人的!”

谢沉不置可否,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是这样的,师兄我……我借了你的名声办了点儿事儿!但是……我发誓!”宋玉笙竖起三根手指指着天:“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也只是一时情急,所以……”宋玉笙越说底气越不足,不管是不是故意,她没经别人同意就那么说,可算是玷污了人家的……额……‘贞操’?

“接着说……”

“那天,天衍宗的那个二世祖跑到咱们宗门来,非要我和他结成双修道侣,天衍宗的那个二世祖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和他双修?我又不是脑子被猪啃了,我当然是很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啊!”宋玉笙舔了舔嘴唇,与谢沉对视了一分钟,心中十分忐忑,不过一想到这是自己的梦里,又微微安了安心:“可是那个二世祖非是不听啊,拉着我就去找宗主,说什么我和他情投意合,两情相许,还说我在和他闹别扭,我呸!天地良心,我找谁也不找他啊……”

宗主和她师父不怎么对头,师父当时又在闭关,宗主眼看着就要答应了,宋玉笙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随口就来了一句:“我已经和谢沉在一起了!”

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不止当时大殿里的人惊呆了,就连她自己都懵了,说实在的,谢沉的名头是真的很好用啊,谢沉可谓是现在的修真界的第一天才,听说其天资是几百年都难见的。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修真界的大能,过不了多久想必都能超过他师父了!

宗主听到她和谢沉‘有一腿’,咳了几声就借故离开了,那个二世祖更是连个招呼都没打就溜了,她原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结束,没想到她太天真,不过一天的时间整个修真界都在传她和谢沉的事情,不少人还脑补出了一出又一出的大戏!所以她被那群女修士挖苦,其一是因为她那张脸,更多的其实都是因为谢沉这事儿。

“大概是……嗯……他们觉得我俩特别配,我这么一说吧,他们还真是深信不疑……我也没想到……师兄……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宋玉笙注意到了谢沉的脸色变了,吓得哆哆嗦嗦地说道:“师兄……你只要留我一条命,想怎么样都行……你以后需要的丹药,我全包了……好不好!”

谢沉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树上坐着的两人从树上跳了下来,落在他们面前,看着他们笑,直到两个人的身影消失不见。

宋玉笙还没反应过来,身边谢沉的身影也消失不见了。

宋玉笙一个人待在梦境之中,梦一直不醒,她也没有办法,只得在霜花林里焦躁地闲晃。

………………

宋玉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着趴在她腿上的萝卜,总算是醒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梦里呆了多久了!

对面的谢沉也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仿若一座不会动的石像一般,靠在石壁上盯着宋玉笙,洞中除了石壁的幽光之外,没有其他什么亮光,谢沉的表情她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依旧能感觉到他看过来的视线的重量,沉甸甸的,压得她有点喘不过气来。

“你……借着我的名声做了事,是不是该有所偿还呢?”

谢沉突然地出声吓得宋玉笙正摸着萝卜的脖子的手一抖,萝卜一惊梗着脑袋对着她汪汪大叫了好几声才又趴下去晕神。

“嗯……师兄你知道啊!”亏她还以为这人刚刚回修真界什么都不晓得呢!

“拿你的人身自由来还吧!”

“咦!”

…………

宋玉笙来鬼冥山是因为宗门试炼,和她动手的那几个家伙也不知道是从哪个门派的,她想报仇也没处寻去,一手拎着萝卜,一手抱着谢沉的那把剑跟在他后面,努力地让自己优雅地翻白眼儿。

带他们来鬼冥山的宗门师兄看到走过来的两人的时候张大了嘴,他还以为宋玉笙和谢沉的事儿是假的呢,没想到还真的如传闻一般,两人有关系呢!

“谢师兄,你回来了!”

谢沉见是熟人,点了点头:“已经是试炼结束的时间了吧?”

“啊,对!”那领队的师兄回道。

“她与我一道。”谢沉指了指宋玉笙,得到那位师兄的应声后,从宋玉笙怀中抽出剑,搂着她的腰便御剑飞行离开了。

宋玉笙站在剑上惊呼声不断,她不是剑修,御剑飞行她不会,她只会用她的飞行法宝。

“谢师兄,你们剑修简直太帅气了!”

谢沉站在宋玉笙的后面,他的手一直放在宋玉笙的腰间,他刚刚在梦里看到的算是他的前生吧!其实很难想象,他年少时候在霜花树下遇到的那位前辈是他前世的爱人,也是他眼前的这个人,世界太奇妙了,缘分也太奇妙了。

在梦里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观览了他的前生,他并没有继承前世的感情与记忆,但是他心中依旧泛起着波澜,酸甜苦辣咸,五味交杂。

“宋……玉……笙……”

“嗯?你叫我?”

“啊……”

身边是呼啸而过连续不断的风,他想,没关系,他们还有另外一段缘分。

© 2019 修真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