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修真小说网
修真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傲娇的程先生 > 第一百二十九章:他的诡计多端(结局)

宋嘉毅见沈小荷进来,马上把到嘴边的话改了,“视频会议到此结束,有其它事情发我邮箱。“

屏幕一关,也不管对面的人还有话要说。

他扶住拐杖,“跳”到她面前,咧嘴笑,好不温柔,阳光。

“参加姐姐婚礼的礼服,明天就能准备好了。”

沈小荷回与微笑,抱了一个抱枕靠在沙发上,“这么久了,还没跟你道歉,我那天不是故意用你做借口的,只是……只是顺口就说了。“

宋嘉毅坐到她身边,握住她不知放哪里才好的手,“我不介意,当你的救生圈,我不介意你利用我。“

两人四目相对,宋嘉毅满眼温柔无悔,沈小荷感动几秒,笑笑。

她突然想知道答案,想知道为什么他要骗她。

话到嘴边,又隐下去了。她都要走了,答案还有那么重要吗?

“恩,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做你的拐杖吧。“

许是气氛太好,宋嘉毅一时动情,抓住沈小荷的一双手,“小荷,我……“

“啊!我想起还有事,我先出去了。“

宋嘉毅对她什么感情,她虽然不接受,但也总不会怀疑,现在,她自己都说不准了。

看着关上的门,宋嘉毅心中感情不能抒发,心火一起,把桌子上的纸镇狠狠一丢,险些甩到开门进来的人。

沈星河一脸惊恐的望住纸镇,手抖着抚上自己的脸,上一次也是这么危险。

宋嘉毅见到差点伤到她,特别她眼中的惊慌,心一软,说了,对不起,想想又加了一句,“没伤着吧?“

“没,没事……你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的脾气?”

面对沈星河殷勤的目光,宋嘉毅到嘴边的“要怎样才能让沈小荷喜欢上他”的话,重新收了回去。

“没什么。”

他低头,“你没什么事情就出去吧,我想自己安静一下。”

他的手微微发抖,此时此刻,他竟然连跟沈小荷相似的脸都不敢看到,她闪烁的眼神,她惊慌收回去的手,就连头发丝的都是对他的拒绝。

沈星河当然知道宋嘉毅是被谁弄得不愉快,除了她那个不成才的妹妹,没有第二人选。

她假装不知道,展露笑颜,“非得有事情才可以来找你吗?真伤我的心啊。”

宋嘉毅深深呼出一口气,整理好情绪,“那你是有什么事?”

他的眉微微蹙紧,眼神坚毅,沈星河反而被望得一时间忘记早就准备好的说辞了。

“额,额那个,明天就是婚礼了,在想穿什么衣服呢。”

“这个问题,你自己想好就可以了,我送给你。”

宋嘉毅无所谓,转身要回到桌子后面办公。

“但我想跟你的搭配。”

她的声音细小,他的脚步微顿。

他也是这般用心的对沈小荷,他们共同出席婚礼的衣服,他早一个星期就已经准备好,太早怕她的身形变化,要改,一个星期,刚好。

他转身,从上到下看她,看到沈星河的脸微微泛红,“那边盒子的衣服,你拿去吧。”

反正沈小荷也不在意,给沈星河也罢,怎么说她们如此相像,伤害了她,就跟伤害了沈小荷一般,他是这样的不忍心。

“真的吗?”沈星河不顾形象,情绪完全暴露,走过去,打开盒子,淡淡的干玫瑰粉色,非常耐看的颜色,看住宋嘉毅好像不好意思的侧脸,一阵风吹来,她竟然呼吸停顿了一下,心脏,心脏刚才停了一下,这……应该就是心动的感觉吧。

是呢,一开始宋嘉毅只是她想从沈小荷身边抢过来,是进入豪门的钥匙,现在呢,却真的动心了呢。

他做的种种没能打动沈小荷,却打动了她。

沈小荷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顿了顿,继续收拾手上的东西,换上一身黑色的运动服,背上背包,路过宋嘉毅房门口的时候,她伸手想敲门,想想了,又放下了。

走到楼梯口,却看到正在楼下等她似得沈星河,夜光灯的昏暗光,照着她,沈小荷看着仿若有着伤感。

在她经过她的时候,沈星河才开腔,“我以为你改变心意,不走了?”

“你怎么知道我会走?”

这件事情,只有武小磊知道,她怎么……

“妹妹啊,你的命就是好,总遇上喜欢你的男人,而我,总是要自己谋求,就连一件礼服,都要煞费苦心,才能拿到手,我原是多么骄傲的人,要什么有什么,但偏偏你回来了,这一年来,你知道我是多么辛苦吗?这三个月来,你又知道我有多痛苦吗?自己爱的男人,一直爱着你,你……”

“嗯?你爱上宋嘉毅了?”

沈小荷心中一片平静,听到这句话,终于起了涟漪,望住飒然定住的沈星河,她嘴角扯出一个笑容,“所以你设局让我知道宋嘉毅是装瘸腿,好让我不用再因为愧疚待在这里。但是,你怎么知道我要走?”

她介意的是这点。

“这件事情,有谁知道,你心里没数吗?呵~沈小荷,有本事这次就别回来了。”

哦,真的是武小磊,沈小荷心想,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细细想想回来之后的一些细节,一时间被背叛的感觉,向她袭来,十分震惊。

“嗯,我尽量。”

沈小荷眯眼笑对沈星河,沈星河笑容一敛,第一次见她这种笑,太真诚,又太心伤。

痛吧,沈小荷,好好感受到我的痛苦,相识多年的好友背叛自己的滋味,好好尝尝。

沈小荷出门,沈星河关上门,脱鞋走回楼上,却是蹲坐到宋嘉毅门口,嘤嘤低泣。

程千煜看到沈小荷的身影出现的时候,瞳孔放大了一下,好几天不见,这人终于出现了,天还没亮,他彻夜不能眠,远远开着车跟在她身后,没想到一路到了机场。

她要去哪里?

“辛末,马上来人民机场,顺便……”

辛末晕乎乎的被老板吵起来,听到要跟沈小荷,精神就来了,他就知道这个小姑奶奶不会给老板好果子吃的。

程千煜交代辛末要处理的事情之后,回去公寓,算是明白了,心里有点忐忑,不是因为这次婚礼的计谋,而是因为沈小荷会因为他这次的计划,心生不满吧。

欺瞒她,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躲在一旁看她的反应,是种不错的感觉。

沈小荷在偌大的机场,看人来人往,想起来再t市的大学趣事,那时候林美诗还在,还没跟武小磊一起,后来他们一起了,再后来美诗意外怀孕,他们两个女孩形影不离,美诗的课都是她去代上的,一是因为他们长得却是有八分像,二来武小磊在那段时间不见人影。

在美诗生产前几天,他出现,一身憔悴,据他说,这几个月他都被武家的人囚禁,不同意他跟美诗的婚姻,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逃出来。

美诗难产,她一个未经情事的女生,一手一脚带到林晓俊两岁,到后来林美诗的父母车祸,她的老奶奶想到这个孙子,找上她,要了回去。

林美诗,武家都是武小磊的逆鳞。

这段时间,武小磊重新认祖归宗,甚至成为武家在t市公司的总经理,沈小荷想不出原因,直到沈星河说到点子上。

再有傲骨的男人,不得志,最后还是会选择容易的路走,武氏企业,虽比不上程家,但也是s市数一数二的企业,他为了站住脚跟,跟宋佳佳合作有什么好意外的?

两个都是一类人,而她沈小荷是帮凶,她跟武小磊说的关于煜集团的提案信息,把刀递给了他,他抢到煜集团的项目,宋佳佳跟他合作,这一站,互帮互助,他们同时在家族,打了漂亮的一仗。

那可是十个亿的盈利项目。

公司那段时间前段时间全力找内奸,最后偃旗息鼓,原来问题出在她这里。

呵呵,她昂头靠到椅背上,程千煜是查到问题在她这里,放过她了吧。

那时候她就没有质疑过,武小磊时不时跟她打探的程千煜的事情,她因为在总裁室吃饭,总能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也泄露了不该说的。

“这一次,就被回来了。”

言犹在耳,她就不回来了吧。

程千煜回到公寓,陈少钰已经在那里等他了,笑得十分灿烂,仿佛要结婚的人是他,还带了一分紧张。

“程总裁,这次你这样帮助我,以后有什么需要0陈氏集团的,一定会竭尽全力。”

程千煜轻轻看他一眼,呵,“宋佳佳允许再说。”

他们顺利结婚了,程家跟宋家不反目成仇,是不可能的。

陈家也不见得好。

程老太太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的话,也会暴怒吧。

没有办法,沈小荷可以放弃追究当年的事情,来龙去脉,他却很清楚。

董玉婷说的那些,结合自己查的,就是事情的真相。

七年前,他们相约的那个晚上,宋佳佳董玉婷都知晓,程千源,沈星宇在去的路上,在他们相约的那个路口,发生车祸。肇事者逃逸。

可是那个肇事者原来蹲点要撞的人是沈小荷。

那个肇事者,是程老太太指使的人。

沈小荷找到了真相,不追究,却是因为这个人是他的奶奶。

幸好,幸好沈小荷回来寻找真相,幸好他回来t市寻找记忆。

地球转了几圈,他们又能重逢。

沈小荷坐上飞机,遥看外面的天空,碧空万里,白云飘飘,和煦日光,是个结婚的好日子。

她心里这么想着,泪却滑落了。

程千煜啊,我爱你。

程千煜啊,我不会再找你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程千煜坐上去婚礼会场的车,看向天空,一辆飞机飞过,划出长长的痕迹。

沈小荷,等我。

我以后再也不会再弄丢你了。

“又来见你好了,好朋友,这几天都来跟你说话,是不是觉得我好烦?哈哈,我不管,以后啊,我会经常来吵你。你说你家乡很美,我现在来了,果真很适合我这种老人家。你放心,晓俊现在身体好好,没有出现器官排斥反应,emmmmm,说到这点,又想起程千煜了,要不是因为他,晓俊的手术不会这么顺利的……嗯,怎么说,我也不服你所托了吧。”

停了好长一段时间,沈小荷的声音又响起,“那个,这救命之恩是可以算到我身上的,我是想以身相许来着,但人家不乐意啊,要跟我的仇人结婚。现在应该是在哪里度蜜月吧。你要是在,看到我这个不争气的模样,肯定要骂我了。……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想好了,先到处旅游一番,找下艳遇,嘿嘿!”

沈小荷在这个田野里的坟墓前,笑笑说说,说说笑笑,最后还是哭了。

挖心之痛,真的痛好久啊,一个星期过去了,这里还是痛到不行。

回到租来的小别墅,看到大门是开的,脑子愣了一下,可是忘记关门就出去了?

再到楼下,仔细看了门,关了的,松下一口气,没招贼就好。

推门。

进入。

抬眼。

擦擦眼睛,再擦擦眼睛。

擦着擦着眼泪忍不住滑落,“你,你怎么在这里?”

程千煜走过去展开要揽她,被她推开,只见她鼓着腮帮子,“我是不会做你的情人的。”

他不管,几番手上功夫,终于把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抱进怀里,“我才不要你做我情人。”

沈小荷哇的一声哭出声,她脑子好多好多故事,家族恩怨所以他不得不娶宋佳佳,就算娶了宋佳佳,他爱的是她,放不开她,要她做情人……好多好多。

这样是不对的,他是有老婆的人,她应该狠狠的推开他,拿棍子打他,用扫把赶他出去,而不是没有出息的靠着他嚎啕大哭。

……

“我的傻女孩,新娘不是你,我怎么结婚?”

啊?

沈小荷震惊,哑然收声,一抽一抽的吸气,“我才不傻。”

等等,这个称呼,是程千煜经常这样叫她的,那年没有经历离别的他们,他对她的昵称,经常说她傻。

“你你你……你恢复记忆了。”

程千煜宠溺的摸着她的小脑子,轻轻吻上她额头,“嗯,被广告牌砸的时候,恢复了。”

沈小荷数数手指,嗯,骗了她三个月。

生气的沈小荷躲在沙发的一边,背对他,任由程千煜怎么哄都哄不动,程千煜无赖的巴拉着她,在她背后絮絮叨叨。

婚礼是给陈家的人情,因为宋佳佳怀的孩子是陈少钰的,他根本没有碰过她,他的肉体是纯洁的,他的心是属于她沈小荷的。

还有什么,武小磊追着他要人……说沈小荷被他困住了,要他交人。

他呵呵一笑,重重轻上沈小荷的腮帮子,“我哪里有本事困得住你这个小姑奶奶啊~?”

沈小荷敛唇偷笑,心里想,“你早就把我困住了好吧。”

© 2019 修真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