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修真小说网
修真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尝一下可以吗 > 89.同心夫妇番外(四)

同心番外之《是你如微风正暖》(4)

婚后, 奚温宁在事业上也愈发顺风顺水。

“旗粤文化”接了几部话剧和舞台剧,她作为导演扛下重担。

自从赵斐他们倒台, 借着各种人脉的扶持,温宁也顺利进军电视剧和电影圈子,在学到很多专业技巧的同时, 她在业内名声渐起。

这个周末,难得有档期空着,徐远桐放置了公司的差事, 准备陪她两个人好好过一个假期,将他们“造人”的计划继续张罗着实施。

温宁早上爱睡懒觉, 他比她醒的要早, 去附近的生鲜中心采购一些食材,解决两个人的三餐。

徐总拎着大包小包的菜刚到门口,神色陡变。

有一位才二十左右的年轻人, 一米八的个头, 长得也算俊俏, 手里捧着一束繁花, 人模人样地在他们家附近转悠。

徐远桐看一眼就猜到什么情况。

奚导做了些成绩出来, 有不少还没毕业或已经毕业的艺校生、小鲜肉, 都爱找她大献殷勤, 以为讨她欢心就能走一个捷径。

他冷冷地:“找谁?”

那年轻小男生斜了一眼过来, 原是一个不屑的目光, 在看到徐远桐的瞬间, 变成了万分诧异。

“奚导演找我来, 拿、拿点东西……”

徐远桐看了他一会儿,目光沉若冰湖,又气场爆炸,硬生生把对方看的不敢抬头。

还真讲究啊,来拿东西还带花?

他闻到对方身上一丝似有若无的古龙水味,心里笑的更冷了。

“她可能还没起床。”

徐远桐说着,正准备开门进去,让这家伙在外头等着,听见对方很直白地说了一句:“哦我刚才给奚导打了电话,她说等她五分钟就下来……”

徐总:“……”

艹,我宝贝在睡觉你居然敢打电话骚扰她清梦?!

他阴沉着脸走入客厅,将手里的菜先放去厨房。

奚温宁从复式二楼跑跳着下来了,边走边说:“哎小马,辛苦了,要麻烦你送一趟剧本。”

她昨晚颈椎不舒服,用不了电脑,就把稿子打下来直接在纸上改了,今天正好让要去剧组的小马一并带过去。

“不好意思啊奚导,您刚才是在睡觉吗……是我打扰了。”

小马客气地说着,朝奚温宁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

她觉得不对劲,看到对方手里递过来一把花,再瞄徐远桐一眼,顿时明白大事不妙!

小马:“这是奚导你的……老公吗?”

“对啊。”

小演员支支吾吾,又不得不发表对徐远桐的看法,嘴角僵硬地说:“您老公……挺帅的。”

奚温宁立刻认同:“嗯是啊,我当初就是死皮赖脸,看上他长得俊了。”

徐远桐:“……”

他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脸,举手投足流露甜腻,显然把这姑娘当小宝贝宠着。

“别油嘴滑舌,多大的人了。”徐远桐暧昧地笑了笑,“有客人来也不早点说,我们一点准备没有。”

“哦没事没事,小马拿了东西就要走的,对吧。”

奚温宁已经意识到自己犯错了,必须要急忙把这个大男生赶走,以绝后患。

这个小马,是她和苏巷同一个母校的学弟,如今在一个剧组,温宁出于礼貌多和他聊了几句,两人围绕一部《荆轲刺秦王》,聊了话剧和电影的不同表现手法,还夸了秦王的故事线堪称绝赞,演员也是演技炸裂之类。

熟是熟了,可对方有点不知分寸。

“那奚导我先走了。”

小马还真有一刻以为,奚温宁早上把他喊来家里,是因为想做点什么。

可没想到她的丈夫看上去这么优秀和俊逸,简直和他都不在一个档次的。

不过,女人也喜欢偷-/腥,既然她喜欢帅哥,那他还是有希望的吧。

他天真地这么以为。

待小马离开之后,气氛一下安静下来,奚温宁猜测徐远桐是不是在想怎么教训她。

结果,这人也不和她说话,早饭都不做了,拿了本砖头一样厚的书,坐在沙发里翻着。

奚温宁:“干嘛呢,我想先去洗个澡。”

徐远桐冷淡地回道:“哦,我洗过了。”

温宁咬咬牙,拿过桌边她刚喝剩下一口的咖啡,往他衣服上泼过去。

“好了走吧。”

徐远桐:“……”

这小戏精真的是……

太可怕了。

“奚温宁你今天是不想下床了?”

徐远桐恶狠狠地从背后将人整个扛起来,害得她立刻紧紧抓住他的肩膀,生怕掉下去!

“敢把这种男人叫家里来,你胆子够大了啊?”

“我真的……就是……让他帮忙……带个东西给苏巷,谁让他自己误会的!!”

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奚温宁被抓进浴室,仰头被他抱住,他不遗余力地亲下去,还重重地拍了一下她的屁股,惹得她惊呼起来。

两人相拥热吻,逐渐有点兴奋。

“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收拾你,给你做点规矩……”

“嘿嘿,我这不等着了吗?”

她指尖一挑,勾落一侧肩膀的t恤,露出光滑的肌肤。

徐远桐头皮发麻,可以,很好,这两天不好好整一整,以后她就不知道他有多强!

不多时,玻璃的另一边传来热水落地的声音,还有阵阵断续的纵-/情之声。

——

徐家的第一个孩子,是两个人去美国怀俄明州时有的,那段日子徐学神几乎夜夜笙-歌,体能好到令她咋舌。

等回国之后没多久,奚温宁就发现自己怀上了。

孩子顺利的呱呱落地,无奈取了名字就叫做“徐渊驰”。

尽管取名有些随便,但小驰却是徐远桐亲自抱着下车进屋的。

他看着小婴儿暖糯的手掌,粉嫩的脚掌,才忽然有点回味过来……

他们有孩子了。

徐远桐浅笑,看着奚温宁和她的爸妈去婴儿房布置徐渊驰的东西。

他独自抱着儿子,说:“希望你能像你妈妈期望的,和我一样聪……”

话到一半戛然而止,他望着儿子闭目安然的睡颜,就这么改了主意:“没关系,不像我这么聪明也很好。”

或许是曾经的阴影并不令人好受,他从小失去父亲在身边的疼爱,母亲又在他青年时期离世,徐远桐觉得若是没有这份天赋,可能活得会更轻松一些。

好在如今,圆圆满满。

而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家里又多了一个“新成员”。

是一只高地苏格兰立耳猫。

小猫品相纯正,是在一个雨天与温宁相遇的。

她手指画着圈,逗这位“小帅哥”挥舞爪子,嘴里还冲现场的工作人员说:“你们哪里买来的猫,这么漂亮,这拍电影是好看,但作为‘流浪猫’不合适吧?”

“真是捡的,这小家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就在我们棚里,我都问了几圈了,也没人说是谁带过来的。”

奚温宁把猫抱在怀里,爱不释手。

“再去借只田园猫来吧,它太漂亮了,不符合我们剧里的‘角色’设定。”

“哦,知道了。”

她垂眸盯着它宝石般的眼睛,说:“你们再去问问其他同事,看有没有人知道它。”

最终,还是奚温宁开车将它带了回去。

她刚踏进房里便说:“徐远桐,‘薛定谔’回来啦!”

他闻言抬眸,看着这只和上一代薛定谔截然不同品种的小猫,他们的目光同样温顺又骄傲,不由得笑出来。

“哪里搞来的猫。”

“我们摄影棚里的,不知道是谁弄丢的,你看它身上毛有点脏,但都够赛级了吧?我们先放着,这几天再看看有没有人来领回去。”

徐远桐居高临下地看着这只高地猫,“嗯,不麻烦就先留着。”

小猫还有点傲娇,听见他说话,响亮又悠长地回了一句:“喵——”

还不赶紧伺候本喵更衣睡觉!

——

儿子二岁多的时候,奚温宁每天晚上都要给他讲睡前故事。

到了这一年的年末,她接了一部电影,不得不离开s市一个月,直到小年夜前夕才会回来。

妈妈不在家,小孩都缓不过劲儿来了,到了晚上就缠着徐远桐,让他讲故事。

徐远桐没这耐心,语气严肃地告诉他:“妈妈都不能在家里睡觉了,你还有心情听睡前故事?”

徐渊驰抱着小猫薛定谔,默默寻思,好吧,那我就不听故事了呗。

他眨巴眼睛,说:“爸爸,那你让我和妈妈视频吧!”

徐远桐被儿子缠的没办法,只好与温宁约好视频电话。

徐渊驰硬是拽着她聊了一个多小时,奚温宁发现实在太晚了,才对他说:“好了小驰,快去睡觉吧,和妈妈说晚安。”

这么一来,睡前故事是不用说了,可不仅儿子晚睡了,他们夫妻的夜聊时间也被彻底占用!

这要天天视频,徐远桐怎么能答应!

学神深思熟虑,决定还是由他来讲睡前故事。

“今天的睡前故事,我们讲热力学……”

徐渊驰:???

十分钟后,小家伙睡着了。

小年夜前一晚,奚温宁总算披星戴月,赶回了家。徐远桐让照顾儿子的阿姨备好饭菜,他们热一热就可以吃。

她回来先给了丈夫一个吻,接着就问:“小驰睡着了?”

“嗯,本来说要等你,没熬住就睡了。”

奚温宁坐到沙发边上,笑嘻嘻地搂着他。

“这次忙完我打算好好放个假,你可以安心做你的开发,顺便我也好好陪陪儿子。”

“嗯,也好。”

徐远桐懒洋洋地拨着她的头发,打量有一阵子没见的小娇妻。

“顺便……我们再给小驰生个弟弟或者妹妹?”

男人胸口微微起伏,声音颤动,压抑多日的qing-yu都快爆发了。

徐远桐:“求之不得。”

徐远桐:“这次肯定是女儿。”

奚温宁:“……你又知道?”

“嗯,叫什么好……”

“徐远桐你别又乱给孩子取名!”

他抚摸她的脸颊,笑了笑:“我早就想好了,名字。”

生怕他说出徐肉饼之类的奇怪字眼,奚温宁狐疑,瞪了瞪他。

徐远桐将她拉到耳边,才轻声说:“叫她徐心同。”

纵有疾风起,以我筑同心。

“徐渊驰、徐心同,加起来不就是‘徐远桐’?”

“嗯,一个我不够陪你啊,就让三个我陪你。”

“陪我演戏?还是陪我发嗲?”

他忍俊不禁,“陪你学习啊,因为人一辈子都要学习。”

奚温宁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想起这是以前对他说过的话。

“怎么呆住了,你不就叫‘学习’吗?”

高中时候改的名字,至今都未曾变过。

徐远桐抱着她,低头越吻越亲密。

“等等,儿子真睡着了?睡熟了?”

“嗯……就算你中间回来过,我也忍了差不多半个月,今晚就算是把他锁房里,我肯定也要做……”

“哪有你这种当爸爸的?哎,徐远桐……你轻点。”

窗外寒气未散,屋内却是一片暖灯朦胧。

想来,她在高中的时候就和他一起看星星,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每年他们都还要一起去郊外野营。

那时候,人生最大的敌人是分离,时间和空间是无法轻易跨越的阻隔,可他们单纯地喜欢着对方,不为荣华,不为前程,年少天真,心怀远大的愿望与梦想。

尽管后来也尝遍了苦楚,她肄业离校,遭受非议,他停止研究,尝尽心碎。

他们在无数个午夜梦回,渴望拥抱失去的青春。

终于又都失而复得了。

奚温宁能清晰地感觉到,只要他们仍在一起,那颗美好纯粹的少年之心,并不曾远离。

归来之日,是你如微风正暖。

(网络版番外完,如无意外的话《我尝一下可以吗》会有纸书出版啦,到时会有纸书番外,大家可以留意文案的通知啦!)

© 2019 修真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