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 大结局(下)(1/1)

一直等到看不见她们的背影以后,李毅鑫这才转身对村上信之助说道:“好了,我送走了人,也该回去工作了。村上君也回去吗?”

村上信之助摇了摇头,说道:“李桑你回物资统制调查委员会去吧,我还要对这里进行巡查,这是我的工作。”

“那行,我就先告辞了。”李毅鑫和村上信之助握了握手,坐上了汽车,向城里开去。

村上信之助则立即走到了宪兵检查站的电话那里,给藤田由纪夫打电话汇报情况,结果藤田由纪夫把他大骂了一顿,因为这场误会的发生很有可能让李毅鑫心中产生想法。为此,藤田由纪夫做出决定,立即撤除对利益新的跟踪监视,不能再刺激李毅鑫了。同时,让村上信之助好好教训那个谎报军情的日本特工,告诫他们以后一定要弄到准确的消息才能汇报,杜绝这样的乌龙事件再次发生。

时间又过了两天,李毅鑫终于发现三官堂街上一下子恢复了以往的清静,那么可以的人员通通消失不见了,而且他不管去哪里,身后也没有了‘尾巴’。这让他暗自好笑,那天的乌龙事件最后回事这样的一个结果倒是让他有些感到意外。

在确认了日本特高课撤除了对他的监视行为以后,他过了好几天以后再次去了纱帽街老候的茶叶铺。

老候对于他的到来感到很是惊讶,不过李毅鑫向老候汇报了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以后,老候倒是同意李毅鑫的判断,看上去日本人对于在战争中的不利形势还是有深刻了解的。不然也不会担心像李毅鑫这样的汉奸来哦个不辞而别,为了安李毅鑫的心,居然连监视都撤销了,这也算是一件好事。

而对于李毅鑫汇报的有关中统给他下达的任务,老候判断这个任务值得保险。很明显,日本人的颓势现在越发明显,连温勉这样的老牌汉奸都在想办法找退路,那么李毅鑫的中统身份必须要牢牢保持住,这对于以后日本人战败后李毅鑫能够发挥的作用有着明显的重要性。

因此老候同意李毅鑫代表中统去接触温勉,同时一再告诫李毅鑫要特别谨慎小心才行,必须在单独与温勉见面的时候才能暗示对方。

得到了老候的同意以后,李毅鑫回到办公室就给温勉打了一个电话,盛情邀请温勉晚上去一壶春酒楼吃饭喝酒,借口是要谈谈通关费的问题。

温勉对于李毅鑫的感官很复杂,面对这个日本特高课的红人,他是既不屑又不敢得罪。毕竟现在石头城还是日本人的天下,得罪李毅鑫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当然,温勉也很清楚,向李毅鑫这样一支紧跟日本人的人,一旦日本人战败,那么绝对是没有好下场的。李毅鑫看来并不聪明,认不清楚现在的形势。

不过他也听说胡永强好像被李毅鑫派出去护送李毅鑫的太太去了,通关费的事情被耽搁了下来,而温勉现在是继续用钱,毕竟要打通与中统的关系,他的花费相当大,到了以后日本战败,要保住性命,给中统负责人的贿赂肯定是少不了的,这钱就是他的买命钱。

因此温勉很愉快地接受了李毅鑫的邀请,越好晚上喝酒吃饭,谈谈通关费的事情。

到了晚上约定的时间,李毅鑫提前到了预定的包间,等着温勉的到来。温勉前呼后拥地到了一壶春酒楼,他的随行警卫将酒楼里前前后后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温勉这才下了车,上到了楼上的包间。

温勉一进门,李毅鑫就站了起来抱拳行礼道:“温主席,在下略备薄酒,就是想好好想您汇报一些通关费的事情。温主席果然肯给李某人面子,这让李某人很是高兴。哈哈哈……”

温勉挥了挥手,让跟着自己的警卫离开包间,吩咐道:“你们几个离远点。”

他的警卫们心里很清楚,温主席要和李毅鑫谈钱的事情,他们肯定不好听到,所以规规矩矩地退出包间,甚至只在二楼的楼梯口安排了两个人执勤,其他人全部都去了一楼的大堂。

温勉将包间门关上以后,坐下说道:“李主任客气了,我听说建中商贸公司的胡经理因为护送李太太暂时离开石头城了?这通关费可是每天都在产生的,他这么一走,通关费该由谁来支持收取,李主任有没有什么安排啊?”

李毅鑫笑了笑回答道:“这个温主席请放心,离开了胡经理,这通关费还是照样收得到的。到时候我会妥善处理的。今天请温主席来喝酒,其实还有另外的一件事情想和温主席通通气。”

温勉端起了酒杯,问道:“哦?什么事情啊?”

李毅鑫轻轻地说道:“我听一个姓叶的朋友说,最近温主席正在和重庆方面联络?”

李毅鑫的话虽然说得很轻,但是在温勉听起来完全像是一个晴天霹雳,他端着的酒杯一下子有些拿不住,掉在了桌子上,酒杯里的酒也洒落在他的面前。他搞不清楚这个绝密的消息李毅鑫是怎么知道的?

温勉定了定神,很坚决地否认道:“李主任,这种谣言还是不要听信的为好,这对你对我都有好处。其实造这种谣的人心怀叵测,目的让人不齿啊。”

说完,温勉眼睛直直地盯着李毅鑫,这些话就是说给李毅鑫听的。如果李毅鑫还是坚持他知道的事情是真的,那么温勉心中已经起了杀机,准备让李毅鑫今天晚上不能活着离开这个酒楼。

李毅鑫对于温勉的直视熟视无睹,而是慢条斯理地举起筷子夹起菜吃了起来。他一边吃着,一边含混地说道:“温主席,你不用否认了,我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而中统方面也一直在想办法和你建立联系,但是你身边的警卫太多,那个中统的人根本没有办法靠近你的身边,所以嘛……那个姓叶的朋友辗转找到我,让我给您带句话,只要您能弃暗投明,那么这个姓叶的朋友以后自然不会亏待您的。您放心,出了这个门,这些话就算是有人知道了,我是不会承认的,我相信你也不会承认听到这些话的,对吧?”

温勉很警惕地看着李毅鑫,问道:“姓李的,你到底是什么人?是日本人派你来试探我的?”

李毅鑫摆了摆手,回答道:“放心,如果我真要向日本人告密的话,你今天还能安全地坐在这里吗?恐怕早就去特高课地下的监牢里去了吧?其实我们都有一个同样的朋友,他姓叶。这话你该明白是什么意思的。”

温勉依然不相信,追问道:“我看你还是把话说清楚的为好,不要产生什么误会,你要知道,你现在在这酒楼里只是一个人,你的手下全在酒楼的门口,总共才4个人,而我今天带来的人可是有十几个!”

面对温勉的威胁,李毅鑫根本不惧,他笑了起来,然后说道:“不要威胁我,你这样威胁我实际上是在放弃以后保住性命的机会。你相不相信,只要我死了,你绝对会在日本人战败以后活不成!”

温勉见李毅鑫如此的镇定,心里开始有些打鼓。难道李毅鑫比自己还要早就搭上中统的线了?妄自自己还轻视对方,认为对方一点都不聪明,看不清楚形势。但是现在看来李毅鑫可不是一个笨蛋。

又或者难道说李毅鑫本人就是中统的人?乖乖,以前可从来看不出来,这李毅鑫果然隐藏得很深啊,把所有人包括日本人都骗过去了。

为了确认李毅鑫的身份,温勉继续说道:“不要以为死了张屠夫我就只能吃带毛的猪!这石头城里还有袁世恒这号以前是中统的人。杀了你,我依然能保命,不如咱们试试看?”

李毅鑫哈哈大笑起来,他甚至笑出了眼泪。

温勉有些恼怒,问道:“这有什么好笑的?我把话说得再明白一点吧,袁世恒以前也是中统的,还是中统在石头城的负责人,我一样可以通过他和中统建立联系。”

李毅鑫又笑了半天,这才说道:“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温先生,没看出来,你说笑话的本事很强啊。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袁世恒是中统的叛将,很不受叶先生的待见,他自身都难保还能保得住你?这真是天大的笑话。既然你愿意把话挑明,那么我也可以向你挑明了说。本人就是日本人一直想查出来的中统潜伏特工,代号‘少爷’!还记得那次日本人的伪钞被烧毁的事件不?那次行动就是我亲自策划的!你也不要不相信,或者是准备向日本人告发我,我既然能向你直接挑明身份,就不怕你会动什么歪脑筋。不要以为中统在石头城就只有袁世恒这一支人马,我还领导着另外一支人马,直接受中统叶副局长的指挥。现在你的目的是为了中统能接纳你的投诚,以后能保住性命,可以说你的命运就掌握在我的手里,只要我向叶副局长随便递点话,你说叶副局长是愿意相信我这个中统的潜伏特工还是相信你这样一个老牌汉奸?”

李毅鑫说出最后这番威胁的语言也是由他的道理的,因为他必须要能拿得住温勉,威胁温勉一旦向日本人告发自己,那么等待温勉的一定是死路一条。他相信温勉绝对不会做那种有可能威胁到以后生存的举动的。

果然温勉开始沉默了,他在心里权衡着利弊。李毅鑫已经直接挑明了中统的身份,如果他真要对李毅鑫不利,以后他的性命安全能不能得到中统的保证还真是难说。他相信李毅鑫敢于现在向他表明身份,也一定有所依仗,特别是李毅鑫已经说了他还在石头城领导着另外一支中统的力量。对于这一点,温勉倒是有些相信的。

温勉毕竟是长期在官场上混的老鬼,想通了以后他像川剧变脸一样立即变换一副嘴脸,笑着道歉道:“哎呀,原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因身在此山中。没有想到李先生是一位中统的高人,实在是失敬失敬。也怪不得温某有些小心,毕竟这种事情如果让日本人知道了,这可就一大家子性命难保啊。来来来,温某敬李先生一杯压压惊,算是赔罪。”

说完温勉给自己倒上一杯酒,仰头喝下,然后亮出杯底以示诚意。

李毅鑫这个时候也乘机借坡下驴,喝了温勉的敬酒,然后缓和了语气说道:“温先生的小心谨慎是可以理解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原本叶副局长指定与你联络的人没有办法和你单独见面,无奈之下,叶副局长只能将这个任务交给兄弟,所以兄弟我安排了今天这一个饭局。”

温勉很急切地问道:“那叶副局长对于我的投诚是持什么态度呢?我最近一直为这件事情很焦虑,没有一个确定的结果,我是连觉都睡不着啊。”

李毅鑫心中鄙视温勉这个汉奸,这个时候为了保命才想到与中统接触,早干什么去了?不过他一想到叶副局长那视财如命的性格,不由得向很敲温勉的竹杠。

想到这里,李毅鑫说道:“你也知道你以前的名声在重庆方面不怎么好,叶副局长总体来说对于你的投诚还是持欢迎态度的,但是你也知道,向你这样名声在外的人要保下来可不那么容易。毕竟这种事情叶副局长一个人说了也不算数,对吧?总得要让叶副局长有理由同时也要有能堵上别人嘴的办法才行吧?”

戏肉来了!这是温勉的第一感觉,眼前的李毅鑫这是要代表中统开价码了!只要能保命,他愿意给对方狠宰一刀,因为他知道,中统这帮人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既然对方能开价,那就说明这一切都有得商量!

于是温勉和李毅鑫之间进行了一场拉锯一样的谈判,最终初步谈出了一个结果,温勉不仅给叶副局长说了一个数,让李毅鑫转达并且帮他在叶副局长面前美言几句,同时他也向李毅鑫保证事成之后私下给李毅鑫也有一个数字的回报。

对于这个结果,李毅鑫表示一切都要等他向叶副局长汇报以后才能定夺,让温勉静待自己的消息。

这场饭局足足持续了三个小时才散场,李毅鑫回到家以后冒险取出了电台,给中统的叶副局长发了一份电报,汇报和温勉谈判的结果。很快他就等到了叶副局长的回电,让他继续和温勉谈价,原来温勉开出的价码叶副局长并不满意,认为还可以提高很多。

时间就在温勉和李毅鑫之间来回的谈判中慢慢流逝着,这天,李毅鑫在办公室收听广播的时候听到了一个震撼的消息,日本本土被美军投掷了两枚原子弹,受到了极大的伤亡。

而没有过几天,日本天皇就公开发表了无条件投降的公告,这场战争终于以日本惨败而告终。在中国战场上的日本军队已经接到了命令,准备向重庆国民政府投降缴械,等待被遣返。

而让李毅鑫不知道的是,藤田由纪夫在接到了‘梅机关’机关长投降命令的时候,立即秘密处决了袁世恒这个共产党的‘猫头鹰’。不仅如此,藤田由纪夫还生怕袁世恒的那帮手下中还隐藏着共产党的地下党员,而此时藤田由纪夫已经没有了继续甄别的兴趣,也将这些袁世恒的手下全部秘密处决。

自此,袁世恒这个手里沾满了共产党鲜血的刽子手和公开叛国投敌的汉奸死在了日本人的手中。

老候则得到了潘部长的命令,离开了石头城到上海去与潘部长见面,讨论抗战胜利以后的工作,石头城地下党负责人将由党组织另外派人接任。

同时,李毅鑫通过电台得到了叶副局长的命令,重庆方面的军队会在一个星期以内抵达石头城将日本人缴械。为了中统能够抢先接收各种汉奸和汪伪政府的资产,李毅鑫被任命为中统石头城接收委员,立即公布身份,同时让‘保镖’作为他的副手协助他立即清查伪政府资产,等待着随着前来受降军队的中统经理处长接手。

在藤田由纪夫和村上信之助以及田中太郎等人惊愕的目光下,李毅鑫‘保镖’直接去了特高课,宣布了身份和中统的指令。与此同时,尹群立也得到二楼军统总部的指令,公开身份,作为军统接收敌产的负责人开始了活动。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而在石头城大街上的老百姓们得知日本人投降以后纷纷上街燃放鞭炮,庆祝这一伟大的胜利。

李毅鑫和也已经挑明了身份的尹群立分别代表这中统和军统在办公室挂上了新的牌子开始办公,等待着他们的是下一场无声的战斗,而那场战斗会更加斗智斗勇也更加凶险……

(全文完)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