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染......染发?(1/1)

何川和何川的床在这个世界的各个地方闲逛着,而辣鸡,此时却是显得愈发暴躁了起来。

辣鸡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何川有了新欢,忘了旧爱。

为什么只带那只小虫子出去,不带自己?

为什么跑出去之后就没有了音讯,把自己一只鸟丢在这里?

为什么......

以辣鸡那可怜的脑容量,他肯定是想不出来何川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的。

因此,此时的辣鸡,比之前何川在的时候,要暴躁了很多很多。

这一点,从那个经常鼻青脸肿的老头身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动不动就发怒,动不动就狂揍一遍老头,这成为了辣鸡的日常。

而在辣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狂揍之下,那个老头只感觉自己身心俱疲。

这只金色神鸟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从那名女子离开,说要去看看这个大世界之后,这只金色神鸟就开始变了。

从以前的一天只慵懒的趴在树冠上,再到之后的杀气腾腾,再到现在的见到他就揍......

自己招谁惹谁了......

那个老头感觉自己很无辜,但是打又打不过,如果反抗,辣鸡还会更加兴奋。

这样一来,那个老头也就只能每次都默默的承受着辣鸡的怒火了。

直到......今天。

在再次鼻青脸肿的从辣鸡那里走出来之后,那个老头的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了一道大胆的想法。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这把老骨头还真吃不消。

既然如此,那就要寻找辣鸡暴躁的源头。

思前想后之下,那个老头很快也是想到了那名女子,也就是何川的床。

自从何川的床离开之后,辣鸡的情绪就越来越暴躁,就好像炸药桶一样,只要一见到一点火星,就会直接爆炸。

那么,辣鸡的暴躁,是不是建立在那名女子的离开之上?

如果自己将那名女子给找回来,辣鸡会不会就不会一直想揍自己了?

脑海之中闪过这样一道想法,那个老头的思绪却是不再平静。

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名女子离开时,胸口上可是趴了个何川的。

想将那名女子找回来,谈何容易?

而且,人家愿不愿意回来,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这些都是大神,自己惹不起,真的惹不起。

辣鸡就不说了,那可是能够将自己揍得一点脾气都没有的主。

但是另外一边?

那名女子可是带着辣鸡的主人离开的啊。

连辣鸡都已经能够揍得自己一点脾气都没有了,那么,辣鸡的主人呢?

这样一想,那个老头只感觉自己眼前万里乌云,人生完全没有了一丝光亮。

不过,也就在这个老头在这里仰头望天一脸苦闷的时候,一道声音却是瞬间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老祖,可是为神鸟发愁?”

听到自己身边传来的这道话语声,那个老头也没有去理会到底是谁,而是条件反射一般直接点了点头。

但是当他点了头之后,才发现一个巨大的脑袋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这一下,那个老头眼中的苦闷顿时就消散一空,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懵比。

不是......

神鸟不都只在那个树冠之上的吗?

怎么突然之间跑到自己身边来了?

而且,还特么会说话???

而也就在那个老头一脸懵比感觉祸事临头的时候,那道声音却是再次响起。

“老祖无需担忧,这并不是神鸟,而是孙儿从一处大山之中寻来的一只雌鸟。”

听到这句话,那个老头的目光,也是顿时开始四处巡视了起来。

很快,那个老头就在自己身旁这只金色大鸟的身旁找到了说话的人。

这个人,他认识。

是自己的数百个孙子其中的一个。

当然了,他的后代,他一般都是叫孙子的,至于是曾孙玄孙......鬼知道呢。

不过,在意识到这个人的身份,以及这只神鸟并不是辣鸡之后,那个老头的眼中,顿时就出现了一道光芒。

因为,他也已经想到了一种能够让辣鸡不再那么暴躁的办法。

在想到那个办法之后,那个老头顿时就围绕着这只巨大无比的金色大鸟开始转动了起来。

这一看,顿时就让他看到了这只金色大鸟和辣鸡的区别。

辣鸡身上的羽毛,根根如钢针一般,略微粗糙;而这只金色大鸟身上的羽毛,却是光滑无比,显得极为柔和。

而且,这只金色大鸟的体型也明显要比辣鸡小了那么一号。

不过......这只鸟身上怎么有股怪味?

凑近了闻一闻,那个老头的目光,顿时就放到了自己的孙子身上。

见得自家老祖朝自己望来,那名年轻男子的面上顿时也是闪过了一丝无奈。

“老祖可是想问这味道?”

话先说一半,但当那名年轻男子看到老头面上的赞同之色时,他也是继续说了下去。

“是这样的,孙儿在找到这只大鸟的时候,它身上的毛发并不是金色,不过,孙儿在来之前,带着它去了一趟天衣坊......”

听到自己孙子这么一说,那个老头也是瞬间秒懂。

身为神朝老祖,他在年轻时自然也会了解一下神朝之中的产业。

天衣坊,是他们皇室的产业之一,天衣坊之中的衣服,专供神朝大臣,以及皇室成员使用。

而且,皇室成员还可以随时去天衣坊定制衣服。

嗯......既然是做衣服的,那么染料这种东西,也肯定是必须的了。

因此,在听到了自己家孙子的话之后,那个老头顿时也是明白了过来。

感情这金色的毛发是染过的。

在想明白了之后,那个老头顿时就面色古怪了起来。

自己这孙子......看来脑袋转的还很快嘛,以后可以好好的培养一下。

心怀欣慰的拍了拍自己孙子的肩膀,那个老头面露赞许。

“好,你这次做的很好,不过,还是有些地方欠缺考虑。”

先是夸了一下自己的孙子,然后话锋一转,老头却又故作高深起来。

示意自己孙子跟上,那个老头,很快也是朝着其他地方走了过去。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