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赵小欣的惆怅(1/1)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去参加这次宴会,赵山也没藏着掖着,而是虚心的朝王欣请教。

然后......一行四人就来到了一家高档商场之中。

王欣说,参加这种宴会,必须要穿礼服,男的要穿,女的也要穿。

礼服这玩意,赵山还真没买过,因此他也就拜托王欣为自己和赵思佳选上几件。

当然了,在购买的过程中,全部都是赵山付钱。

而王欣也没有说什么,这次是赵山有求于她,而且以赵山的身价,几身礼服而已,还不至于让他心痛。

赵山买了三套礼服,赵思佳同样也买了三套,至于王欣姐弟,他们家中有礼服,倒也没必要买,只买了一些小玩意。

临分别的时候,王欣还告诉赵山,礼服这东西,其实真的就只是拿来充门面的,不要太过在意,而且也不需要保养什么的,因为礼服一般都是用过一次就扔。

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之后,赵山便开着车带着赵思佳与王欣两姐弟分别了。

赵山要去恶补一下进入高端宴会时的礼仪,以及其他的东西。

而王欣姐弟,他们显然对这些礼仪有所了解,因此他们也没有必要再去学一遍。

时间就这么缓缓流逝,赵山在学习高档宴会的礼仪,还时不时的关注一下赵小欣的情况。

赵小欣这些天感觉很无助。

真的很无助。

当一个人习惯了奢侈之后,再想让她回到原本的平淡时,她就会感觉到无比的别扭。

更何况,自己的室友,还时不时的在她耳边嚼舌根。

她失去了赵山这个依靠,凡事只能靠自己。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说她不想念赵山曾经在的时候,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她曾不止一次的怀疑,是自己太作了,然后把赵山往其他女人的身上推。

因为她的室友老是在她耳边说她太作了,而她们,如果碰上赵山的话,会怎么怎么做。

一次两次,她还可以稳住心态。

但是当每次都是这样的时候,她心中也不由得出现了一丝怀疑。

自己,是不是只需要按照自己室友所说的那样对赵山,赵山是不是就不会离自己而去?

这种怀疑,在赵山离开后的十天之后,开始疯狂的在她脑海之中回荡。

赵山已经离开了10天,而她,却是依然没有收到赵山的电话,甚至,连微信消息的回复都没有。

现代人,尤其是拿着手机的低头族,他们对事情的热度可不是很长久的。

就好像一些专家所说的一样,在这个流量引领一切的时代,只要将一个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其他事情上,原本他们所关注的事情,就会被他们忘记得一干二净。

这句话并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赵小欣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她可能看到一些穷苦孩子的新闻之后心中母爱泛滥,但是当她看到某个明星出轨,某个明星劈腿之后,她的注意力就会被转移,从而忘却掉那些穷苦孩子的新闻。

这就是所谓的舆论引导。

减少,甚至封杀一些新闻,然后再放出其他的新闻转移掉网友的注意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不是有幕后推手,或者拼命要管的人存在,那么他们之前所关注的那件事情,将会很快淡出网友们的视线。

而赵小欣,现在怕的就是这种情况。

万一赵山原本在自己身上的兴趣被转移到了其他人的身上,那他......还会记得自己吗?还会像以前那样宠着自己吗?

不可能。

赵小欣很清楚。

她是一个大学生,但她也曾见过人情冷暖,也曾见过笑容之后的背叛,更见过......移情别恋?

赵山离开这么多天,以赵山的财力,哪个女孩子不朝他身上贴?

说不定,此时正有某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躺在赵山的床上呢。

心中胡思乱想着,赵小欣只感觉自己之前好像真的做错了。

自己当初怎么可以这么矜持,别说上床了,她顶多也就给赵山拉了拉手,连亲嘴都没有试过。

在这样的情况下,赵山却依然对自己百般宠爱。

在当时,她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赵山想追自己,想睡自己,付出点什么不是应该的么?

但是现在当赵山离开,她回想起自己的做法时,心都是瞬间就凉了半截。

自己当初怎么就这么蠢啊!!!

躺在床上,赵小欣一脸的悔意。

随便一个人,当自己付出了很多东西追求另外一个人,却并没有获得任何回报的时候,那个付出的人肯定是会思考的。

是自己办法不对?还是被自己追的那个人,就单纯的把自己当成凯子?

她觉得,赵山似乎就是有了这种想法,因此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在她的世界里。

就算是她,在付出了很多,却并没有获得对方的任何回应之后,她也会这么做,人之常情而已。

现在想想,自己当初那所谓的矜持,或许是让赵山误会了。

赵山觉得自己只把他当成凯子,所以在付出了很多之后,直接甩手就走。

任何男人都不希望自己被人当成凯子。

不论赵小欣此时如何后悔,但赵山却依然只关注着她的动向,并没有去联系她。

他想的很清楚,只要自己沉得住气,自己就又可以再次获得一个对自己百依百顺的情人。

或许,在当了他情人之后,赵小欣还会认为是她自己作出来的后果,并不会怀疑这是赵山做出来的局。

谁叫她之前的行为如此之作呢?

有句话说的好,不作死就不会死,一作死......就真的死了。

没有去在意赵小欣的变化,对于现在的赵山来说,那个高档宴会,才是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两天的时间转眼即过,赵山在这两天的时间里,也学习了一些礼仪。

至少,他这样出去,并不会被人笑作没有见识的土包子了。

赵思佳同样也学了两天,和赵山不一样,她本来就是车模,学习起这些礼仪来,进境很迅速。

直到现在,她做出来的礼仪,已经像模像样,让赵山请来的指导老师连连点头。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