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没见过世面(1/2)

公司出了个新锐榜第三!

新锐榜开启的瞬间,这个消息已经在星芒娱乐传遍了,公司上下员工都精神为之一振。

“卧槽,终于有大佬出来挽尊了。”

“今年不会再扣我们音乐部门的奖金了吧?”

“害,我们影视部门都特么发任务,全部门上下每个人都必须下载一次《生如夏花》,今年好不容易出了个第三名,上面这是要力保的节奏。”

“那可不是。”

“星芒好歹也是秦州排名前三的娱乐公司,新锐榜表现拉胯,很影响咱们公司形象,要知道秦州很多音乐学院的应届毕业生都是根据这些风向标来选择公司的……”

秦州娱乐公司不知凡几。

其中名声最大的三家,无疑要数【星芒娱乐】,【沙海文化】,以及【绚烂银火】。

过去的新人季,这三家公司推出的新人基本可以包揽新锐榜的前排。

但近几年,沙海和绚烂银火一如既往的稳定,星芒娱乐的表现却持续拉胯,以至于外界都开始质疑星芒在音乐领域的权威了——

这种影响很恶劣!

因此公司高层才会对全权负责此事的赵珏施压。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正常情况下,一个新人季的价值还不至于让公司boss都要伤肝动火的程度。

而随着公司员工的讨论。

羡鱼的大名,自然也是被大家传遍了。

相比之下,关于孙耀火的讨论却很少。

要知道,这是个普通人都会关注作曲人的时代,更别说在娱乐公司这种典型的业内生态环境下了!

作曲人地位是要远远高于歌手的。

要不然行业内为什么有“曲爹”的说法?

大家都门清一件事:

成就一首歌的火爆,往往是因为曲作者把他的旋律写进了人心。

换言之。

羡鱼创作的《生如夏花》这首歌不怎么挑人。

公司就算不找孙耀火,而是换个人来唱这首歌,但凡嗓音条件不错的都能在公司资源推广下大火。

这才是歌火了之后,大家都青睐作曲的原因。

当然了。

那些嗓音条件极为妖孽的歌者另说。

这类歌手在整个音乐界都是凤毛麟角,嗓音条件得天独厚,唱什么歌都好听,堪称杀手锏级别,他们的地位已经高到可以和那些大名鼎鼎的曲爹并驾齐驱了。

有些妖孽级的歌手和那些吊炸天的曲爹在一起合作,往往是相互成就,二者缺了谁都不行。

毕竟有些歌不是谁都能唱的。

这就好像你不能在公司随便拉个歌手进录音棚唱《歌剧》一样。

当然,这也不是说歌曲演唱难度越高歌就越好,有些歌人人都能唱,但你不能否认这些歌的优秀。

……

而此时的外界。

属于新人季的气氛,已经随着新锐榜的开榜,蔓延至整个秦州。

各大公司的注意力,也终于暂时从牢牢占据新锐榜第一的沙海娱乐,转到了同为三大娱乐公司之一的星芒娱乐身上。

“哦豁,今年星芒的新人重回前三了。”

“毕竟是老牌的三大娱乐公司,星芒娱乐不可能年年都拉胯的。”

“所以说老三大不给活路啊,第一名沙海牢不可破,第二名绚烂银火发挥稳定,第三名星芒又特么重拾荣耀,他们吃肉,咱们这些小公司只能在后面喝汤。”

“……”

除了的娱乐业内公司,乐评人们当然也关注着新锐榜,其中位列前三的歌曲更是很多人关注的重点。

微博上。

乐评人们纷纷出击,推荐自己心仪的新锐榜歌曲。

结果绝大多数乐评人最终选择的推荐曲目,竟然是不约而同的第三名,《生如夏花》!

这种节奏让很多路人对《生如夏花》也起了兴趣,不少推荐下面的评论区也跟着热闹起来:

“歌名挺美啊。”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还没开始听歌,就推荐语来说,这首歌是最好的。”

“我关注的十个乐评人,七个人都推荐了《生如夏花》,我必须要去听听看了。”

“歌听了,还不错,下载支持。”

“我也听了,个人觉得这歌一般。”

“果然是个人口味大于一切,反正我听《生如夏花》第一遍就被震撼了,这是我第一次被没有高音的歌曲震撼到。”

“哇,这个歌有点东西。”

“谢谢乐评人的推荐,这首歌大概是我今年新人季的最大收获,废话不多说,收藏加歌单二连。”

“……”

这也算是秦州的惯例。

每年的新人季,几乎所有人的乐评人都会狠狠蹭一波新人季的热度。

或是推荐自己喜爱的歌曲,或是恰了娱乐公司打点的烂钱,发点娱乐公司提前写好的通稿。

前者的数量比较多。

后者数量则比较少。

因为在秦州,音乐还是比较神圣的东西,大众也不是傻子,任由乐评人瞎忽悠。

这跟秦州特色有关。

蓝星共有八大洲,秦齐楚燕韩赵魏,外加一个蓝星的“首都”中州。

每个洲的特色不一。

其中,秦州是整个蓝星都公认的“音乐之乡”!

这里盛产音乐人。

秦州隔壁的齐洲有“电影殿堂”之称。

但有官方数据表明,齐洲大多数的电影配乐都是在秦州找曲爹帮忙做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