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告辞(1/2)

秦州艺术学院。

暑假将近,大二作曲系教学楼的某个大教室内,导师们正在抓紧时间考察学生们的学年考核作品。

就在此时。

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响动:“都说秦艺人才济济,施主任应该不介意我们这群东艺的教授来贵校的作曲系取取经吧……”

东艺?

大办公室内的老师们听到门口的声音,几乎是同时抬起头,看向办公室的门口处。

东艺全名叫秦东艺术学院。

这是秦州排名第二的艺术院校。

据说原本秦东艺术学院也想叫“秦艺”。

但没办法。

秦州艺术学院的实力更强,所以“秦艺”的称号,属于秦州艺术学院。

秦东艺术学院只能简称为“东艺”。

对此东艺一直耿耿于怀,多年来对秦艺这个老大哥的位置虎视眈眈。

导师们知道今天东艺要来秦艺拜访事情。

但没想到东艺的作曲系,竟然中途跑这儿来了,有点来者不善的意思啊。

“各位。”

秦艺作曲系一把手施诚和教授们正带着东艺的作曲系教授团队进门。

进门后施诚大声道:“各位欢迎以张文武教授为代表的东艺作曲系教授们来我们作曲系做客!”

哗啦啦。

秦艺作曲系这边的导师们纷纷鼓掌。

“各位客气了。”

东艺的张文武教授笑道:“秦艺百年院校,作曲系更是人才辈出,我们东艺今天来贵校拜访,纯粹是学习经验。”

众人再次鼓掌,心里却在嘀咕:信你个鬼!

“大家继续审核。”

施诚压了压手势,然后对张文武等人道:“这边请,大家可以坐下来先喝喝茶。”

“谢谢。”

张文武等东艺教授落座后,开始和施诚闲聊起来:“贵校今天是在审阅学生的年度考核作品?”

施诚点点头。

张文武笑道:“我们学校昨天就审完了,还请了绚烂银光的作曲部领导过去坐了会儿,结果绚烂银光作曲部那边当场就签了我们一个大二的学生,还让那位同学双休日去上班呢。”

施诚眼皮一跳。

他和张文武算是老对手了,彼此非常了解,此刻只是一个接触,他就猜到了对方的意图。

难怪张文武不跟着他们学校的团队,非要来秦艺的作曲系做客。

敢情是为了跟自己装逼啊。

不得不承认。

大二就能和秦州三大级别的公司签约,而且还有双休日的坐班待遇,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对了。”

“你们这边应该也请了娱乐公司的人吧?”张文武一副关心的样子。

施诚点点头:“我们请了星芒的作曲部。”

张文武啧啧道:“秦艺的面子就是大。”

施诚摆摆手:“彼此彼此。”

张文武笑了笑:“不知道我一会儿能不能听听看秦艺的优秀学生作品,也好看看我们东艺距离贵校究竟有多大的差距。”

施诚也笑了笑:“当然可以。”

他喊来助理,当着张文武的面,让助理通知审核的老师们,审核完要把足够优秀的作品送过来。

助理离开后。

张文武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要不咱们也别干坐着,刚好我把我们学校大二作曲系最好的一部学生作品带来了,绚烂银光就是听了这首歌之后,当场签下了那位同学,要不也给你们听听看?”

施诚道:“求之不得。”

他倒想看看,什么样的作品,能够让绚烂银光当场就把人签下来。

张文武把歌发给施诚以及秦艺的作曲系教授们。

众人戴上耳机听歌。

歌才听了一半,施诚等人的脸色就变了。

张文武喝了口才,眼底是一抹掩饰不住的得意。

没错!

他今天过来就是要砸秦艺的场子。

凭什么秦艺每年拿到那么高的教育资源?

东艺的整体实力,可不比秦艺差多少!

把歌听完,施诚沉默了。

施诚身后的秦艺教授们,也是目光惊愕。

这是大二学生写出来的作品?

“怎么样?”张文武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

施诚眼皮跳了跳,硬着头皮道:“不错,难得的佳作。”

张文武看向秦艺的教授们。

秦艺的教授们也只能跟着道:“确实是一首好歌。”

大家都是专业人士,总不能昧着良心说东艺这首歌不行,但考虑到两个学校的竞争氛围,心里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儿。

“哈哈。”

张文武和东艺的教授们笑了起来:“施教授不妨猜猜看,写出这首歌的学生是谁?”

施诚一愣:“难道我认识?”

张文武道:“邹瑜,还有印象吗?”

施诚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

他知道邹瑜这个人。

邹瑜的父亲邹文,是秦州大名鼎鼎的曲爹,音乐世家出身!

虎父无犬子。

受到父亲的教导,邹瑜从小就有作曲天才的美誉,他高三的时候,就写出过风靡一时的作品。

后来。

邹瑜拿下了两年前的高考状元,天才之名震惊了业界,秦州所有院校都向邹瑜伸出了橄榄枝。

但结果。

邹瑜却选择去了东艺。

秦艺作为秦州的第一院校,当时可是丢掉了不少面子,没想到时至今日,邹瑜的作曲实力,竟然已经进步到如此境地!

如果张文武只是来炫耀一下他们学校的优秀作品,施诚还没那么难受。

可这首作品是邹瑜写的,施诚就难受了。

这么好的学生,当初秦艺怎么就错过了呢?

张文武很满意施诚的反应,他揶揄道:“秦艺人才济济,想必一定有比邹瑜更优秀的学生吧,我现在可是非常期待啊!”

期待你妹!

邹瑜是妖孽!

我们学校谁能比?

施诚对作曲系的学生还是很了解的,他内心很清楚,秦艺目前没有比邹瑜更优秀的学生——

至少现在没有。

也许以后等学生们成长起来,或许也能有可以和邹瑜一较高下的学生吧,毕竟不是所有天才都在大学时期就能锋芒毕露的。

就在这时。

施诚的助理发来了一首作品:“这是五班严梦佳的作品,导师们目前打分最高的一首。”

张文武道:“我能听听看吗?”

施诚没有办法拒绝,只能把歌发给大家一起听。

听完之后,张文武点头道:“不错!”

确实不错!

严梦佳是大二作曲系实力排名前列的学生,她写的这首歌可圈可点,甚至够资格拿出去发布!

但很显然。

这样的作品,比起邹瑜那首歌,还是存在不小的差距,所以张文武的夸赞不但没有让施诚开心,反而觉得胸口被插了一刀。

“还有么?”

施诚的声音里带着点情绪。

助理点头表示明白,表情凝重的离开,显然也知道,施教授不高兴了。

很快。

又有几首歌发来,都是颇为优秀的作品,每次张文武都给与了肯定,但还是老样子——

不如邹瑜!

堂堂秦艺大二作曲系,愣是被东艺的一个邹瑜压得抬不起头来。

“诶。”

张文武在夸了几轮之后,忽然叹了口气道:“施教授何必藏着掖着呢,我承认刚刚这些歌写的其实都还不错,但我相信以秦艺这种第一院校的实力,肯定还有更好的歌没拿出来!”

留点面子行吗?

打人不打脸日后好相见!

施诚忍不住翻白眼,敢情我今天要是拿不出一首超越邹瑜那首作品的好歌,是不是就得承认秦艺的作曲实力不如东艺?

“就是啊。”

和张文武一起的东艺教授们也发话了:“这些歌好则好已,可是比起邹瑜,明显差着一个分段。”

“我不信秦艺就这点水平。”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