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映照现实(1/2)

申家瑞读过很多故事,也写过很多故事,如果论设计的巧妙和文学的隐喻以及对现实的讽刺,申家瑞觉得这部《一碗阳春面》真的过分简单了,简直对不起楚狂的赫赫威名!

可奇怪的也是这里……

明明一篇读起来很简单,一股心灵鸡汤味道的短篇,却偏偏让申家瑞落泪了,这是申家瑞事先都没有想到的,他在阅读故事的过程中甚至忘记了这是一场竞争。

是因为什么?

申家瑞不认为自己是被简单的温情打动,因为类似的故事他看过成千上百篇,甚至到了不愿意落笔去写这类故事的程度,这部小说一定有他的特殊之处。

申家瑞翻了翻评价。

申家瑞不会是《一碗阳春面》的第一个读者,自然也不会是这个故事的最后一个读者,此时已经有很多人同时读完了这个故事,所以评论区相当热闹。

“感觉很一般。”

“楚狂有失水准。”

“心灵鸡汤式矫情。”

这是申家瑞看到的部分差评,本该让他欣喜若狂,但他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反而有些说不出的沉重感,紧接着申家瑞看到了一条热评:“作为生意几碗面算不了什么,但这种人与人的关怀信任和支持却让人动容,如果只是从经济收益上看,等母子三人的上门是不划算的,但给绝望的人以慰藉,给需要帮助的人以温暖,这却正是一个社会可贵的地方。”

申家瑞忽然有些明白了。

人的确不是为了吃饭而活着,但世界上有一种很有力量的东西,看起来似乎没用,却让人在后来能创造更多的价值,这就是这个故事的意义。

这条热评点赞很高。

可以想象的是,这部短篇对于楚狂来说,评价必然是两极分化的,会有人觉得这个故事矫情,觉得楚狂这一次的创作有失水准,没有以前那种看完让人拍案叫绝的绝妙反转。

但也有人很多人会认同。

这部分人更多可能是承受过陌生人的善意,可能仅仅是一个动作乃至一个眼神,但那种力量却绝对不亚于故事中那句简简单单的“来一碗阳春面”。

再看排名。

自己的短篇名为《杀人者》,一个偏推理悬疑类型的故事,读者绝对想象不到的结尾,最终的凶手竟然是一匹棕色大马,目前排在三月短篇小说第一位,评价非常不错,而本被很多人看好的楚狂却是排在了第二位,可见对方这次的短篇并非所有人都买账。

“排名不错……”

要说申家瑞完全不感到开心就有些虚伪了,毕竟拿第一能赚不少赏金,但他内心还是有些感慨,因为他觉得楚狂这次的短篇其实非常有力量,只是这种小说用来参加类似于打榜性质的竞争就吃亏了。

用音乐来形容:

就好像自己用摇滚。

对方却唱了抒情慢歌。

前者可以把舞台的气氛完全点燃,后者却完全是走心式的玩法,而走心这东西向来不适合竞争,所以自己成了第一名,不出意外的话自己这个第一似乎可以保留到最后?

……

楚狂有不少日子没写短篇故事了,他三月发布在部落文学的新短篇自然也引发了业内的关注,结果当看到这部小说竟然排在第二位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愕然:

“竟然第二?”

“这是爆冷了?”

“申家瑞可以啊。”

“楚狂上一个故事可是和秦省三驾马车之一分庭抗礼的,结果这个新篇竟然才排第二,而且是在同期没有什么太强对手的情况下,申家瑞对楚狂的威胁应该没那么大吧。”

“确实是爆冷了。”

“我看了两个故事,申家瑞的故事超常发挥,楚狂好像做了些个人风格上的调整,结果这种调整似乎不算太成功,一个进步一个退步,所以导致了这个后果。”

“……”

楚狂出道以来,可谓是战无不胜!

哪怕别人都不看好楚狂的时候,楚狂都可以创造奇迹,力挽狂澜!

但大家没想到,这次楚狂在别人看好的情况下,反而莫名翻了车!

这在圈内引发了很多的争议。

也因为楚狂的失利。

这种争议逐渐有了扩大的趋势,甚至引发了一些类似于楚狂短篇水平退步的评价,有些人说的还有鼻子有眼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