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叙述性诡计(1/2)

还有谁?

书是人楚狂写的,你嘚瑟个什么劲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申家瑞才是《罗杰疑案》的作者呢。

圈内有人腹诽不已,但又不得不承认,这货之前吹楚狂的话都没毛病。

不愧是头号楚吹。

当然,也并非所有评价都是好的,《罗杰疑案》作为阿婆最具争议的作品,评价不说两极分化,也确实是有些不喜欢的声音——

“叙述手法太赖皮了,为了结尾的震惊效果,牺牲了案件的精彩性,感觉舍本逐末了。”

“明明是愚弄读者,还是很多人觉得被愚弄的很开心,确实很高明,但我不喜欢这种推理。”

“同样不喜欢这种写法,不过我也承认,这确实是一种新型的推理创作手法,只能祈祷我喜欢的作家不要跟着学坏。”

“推理不能完全以猜不到为评价标准啊……邪道写法,我还是喜欢抽丝剥茧酣畅淋漓的推理,而不是配合作家玩这种文字游戏。”

“结尾确实震惊,但只有我觉得前中期看的让人昏昏欲睡吗?”

“虽然真的是很棒,但我无法接受这种叙事方式,有种【虽然好奇妙,但自己莫不是被耍了】的微妙情绪在翻腾,感觉有一点糟糕。”

“……”

戏耍读者是要付出代价的!

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这种戏耍。

而且推理有不同类型,叙诡型推理恰恰就是某部分推理迷的“毒点”。

阿婆推出《罗杰疑案》之时也遭到过诸多质疑,认为这篇对于读者是不公平的,新兴事物的出现是要面临着争议。

此时。

感觉自己被毒到不行的,不止部分读者,还有作家!

是的,有些推理作家看完《罗杰疑案》,感觉自己被戏耍了一通,看完后直接就怒骂了一番楚狂。

大多数爆粗口的,都是嘴上喷两句就完事儿了。

但就是有作家,天生就有发泄的欲望,比如齐省的著名推理作家冷光。

冷光是直接在部落上开喷的:

“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有人跟我推荐《罗杰疑案》,我抱着期待的心情读了一遍,看完之后却失望透顶,我只想说,这是犯规!”

说喷或许过分,比较措辞还算委婉,但冷光确实是很不满意。

冷光这个推理作家,以心直口快著称,而且他还发表过一个“五大推理守则”。

这个守则在圈子里很流行。

守则第一条:侦探不能用超自然的方式破案。

守则第二条:作案时候,不能使用尚未发明的毒药,或需要进行深奥的科学解释的装置。

守则第三条:侦探不得根据小说中未向读者提示过的线索破案。

守则第四条:侦探不得以所谓的直觉来断案。

守则第五条:侦探不得成为罪犯。

前面几条没有争议,圈内基本是默认的,因为那几条确实会让作品失去趣味性。

但侦探不得成为罪犯这一条,却有人不搭理。

推理界就是有些邪道作品,会以侦探作为罪犯。

所以冷光提出了“推理五大守则”,但圈内却去除了第五条,变成了“推理四大守则”。

这一度让冷光怒喷很多圈内人:

你们怎么能擅自把我这份推理守则的最后一条去掉?

此章加到书签